在上月结束的WWDC大会上,苹果推出了它目前最贵的硬件产品:起价5999美元的Mac Pro。

Mac Pro要在秋季才会开售,而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报道,苹果将把新电脑的生产从美国转移到中国。

目前苹果绝大多数硬件产品都在中国生产,唯一打上了“美国生产”烙印的,就只有Mac Pro系列。

Mac Pro脱离美国本土的背后,是一整个制造时代的变迁,而到了今天这个时间点,苹果必须做出新的改变。

创业之初,苹果的工厂都设在美国圣何塞,苹果很多经典的产品,比如Macintosh就是Made in USA。

早期的工厂是苹果引以为豪的一部分,乔布斯的激情和控制欲在工厂内表现地淋漓尽致,他要求把工厂的机器都喷涂成他想要的颜色,墙面也要求是纯白色,整个工厂好像一个艺术装置,乔布斯认为这样可以“让工人保持追求完美的激情”。

苹果产品美国造的传统一直保持到了2003年,直到2004年,苹果才开始将工厂大规模地转移。

促成这一决定的不是别人,正是当时的首席运营官蒂姆库克,他当时负责苹果全球供应链的管理,看上中国的原因有3点:

  1. 中国工厂更灵活,可以及时处理苹果的各种需求
  2. 中国的供应链更完善,工厂扎堆,有丰富的零件和各类服务
  3. 这里的工人要更便宜

迁移中国最明显的结果,除了成本上的下降外,还有效率上的提高。

2007年,苹果开始筹备iPhone的量产,美国康宁承接了屏幕玻璃的业务,但由于订单数巨大,苹果把代工的任务交给了一家中国的公司。

在初代iPhone离发售只剩几周的时候,苹果对屏幕进行了部分重新设计,负责组装的工厂半夜收到屏幕后,马上叫醒了熟睡中的8000名员工,他们一人分到一杯茶和一包饼干后就开始干活,在96个小时后,这家工厂便以日产一万台的速度处理新设计的iPhone。

而如果这件事放在美国,生产线调整要先耗费几周,还要给员工付双倍甚至三倍工资,甚至会遭到拒绝加班和法律诉讼的情况。

至此之后,苹果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打上了“Made in China”的标签。

2011年的一天,奥巴马与硅谷大佬共进晚餐,按照传统,每位访客可以向总统提一个问题。

轮到乔布斯时,他的问话被奥巴马打断,“乔布斯先生,要在美国生产iPhone的话,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?”

乔布斯的回答非常直接:“这些工作是不会回来的。我们在中国雇佣了70万工人,背后需要3万名工程师的支持,如果你能教育出这么多工程师,我们就能把工厂迁回美国。”

总统信以为然,在之后的一个月里反复和助手说:“我们必须找到方法,把乔布斯告诉我们的那3万名制造工程师培养出来。”

乔布斯和扎克伯克坐在了总统两侧

乔布斯给出的只是一个借口,这件事和工程师的绝对数量没有关系,苹果看重的是中国的生产规模、基础设施和集群效应,以及工人的勤勉精神和灵活性,而“美国工厂”,在各个方面都不具备优势。

或许是因为政府压力,苹果在2013年开始本土生产Mac Pro,苹果还大大方方地拍了个视频,宣传美国工厂的技术优势和福利待遇。

但最后,这款售价3000多美金的Mac Pro出现了产能的问题,因为无法找到足够多的螺丝钉,导致发售时间延迟了3个月之久,结果最后还是从中国进口螺丝钉解决了问题。

在特朗普登台后,苹果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。

特朗普和奥巴马的一个显著区别是,他对科技产品从来不感冒。但他一直在呼吁美国企业将公司和工厂开回本土,来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。

去年9月份,特朗普计划对中国商品加征25%的关税,他在Twitter多次@苹果,表示苹果想要避免巨额关税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苹果在中国的工厂“搬过来”。

特朗普也对媒体信誓坦坦地说,“我让他们开始在这个国家造他们该死的电脑和其他产品”。

按照目前特朗普的关税计划,大到iPhone、iPad、MacBook、Apple Watch等核心产品,小到苹果耳机、手机壳、维修零部件等都会受到影响。

面对强硬的特朗普,苹果依然不为所动,25%的关税虽然很高,但把工厂搬回美国的成本更高。

在苹果的全球供应链体系中,亚洲所占的比重超过了70%,日本提供了相机模组,韩国提供了屏幕和电池,中国台湾提供了芯片…无论怎么看,都应该把最后的组装布局在中国,而不是运到大洋彼岸。

另外,中国本土的供应商也达到了349家,这里面涉及了很多原材料和零件厂,包括了天线、扬声器、金属结构件、电路板、玻璃后盖等等。

还有人工,在中国郑州,工人组装苹果产品的起薪为3.15美元一小时;在美国,这个数字大约是11美元。而且中国工厂可以24小时倒班,工人也不会有什么怨言。

富士康的工人

零部件运输、制造设备搬迁、重新选择供应商、重建生产线、找更贵的工人…这是一笔巨额的开销,而更大隐患是,在美国生产后,可能会面临产能低,甚至像Mac Pro那种因为螺丝而无法生产的窘境。

苹果不想冒险,特朗普不可能一直当总统,关税的政策说变就变,而一旦回了美国,想走回头路就很难了。

当然,中国的地租和人工成本,在过去20年一直缓步上升,再考虑到中美贸易战和其它不可预测的因素,库克开始担心对中国严重依赖所产生的风险,他为苹果找到了一条后路:东南亚

东南亚的优势很明显,在地理上距离中国很近,工人和房租的成本比中国低,工人的工作节奏也比美国快。

苹果已经在印度生产廉价iPhone(iPhone SE、iPhone 6s),现在已经考虑把更多的生产线慢慢签到越南、印尼等东南亚国家。

苹果已经督促供应商,要求它们提供将产品装配流水线转出中国的可行性方案,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消息,苹果打算把15%到30%的硬件组装移出中国。

但去东南亚也有它自己的麻烦,中国改革开放后,在深圳等地带建立了完整的基础设施和供应链,基础教育又让工人的素质有了保障,这方面东南亚地区并不完善。

前美国商务部首席经济学家Susan helper表示:

“苹果会慢慢地将工厂迁出中国,这会耗费几年的时间,但无论如何,美国都不在苹果考虑的范畴内。”

在美国人的观念里,美国的公司有责任支持美国本土就业,但在民意和政府压力下,苹果毅然把工厂开到了中国。

而当苹果决定把工厂撤离中国时,同样不会考虑那些依靠组装iPhone为生的千千万万的工人。苹果是一家商业公司,商业的公平,在于它没有国界,没有歧视,没有爱国情操,一切都为了利润,这就是正义。